三春暮

未远的长安哀殇与记忆模糊的燕子楼

/


唐洗心:

我不清楚一个人可以能有多脆弱,因为我在将要破碎的时候抱紧了自己,但是那些没来得及回神的人,就碎作了一地尘埃。


-


今天一直关注的太太转了一篇关于深海的文章,我对深海事件的始末并不没有关心过,所以不太了解,点进去之后急急的看完,比起太太说的愤怒和无奈,更多的是茫然。


为什么会这样?


前天我家附近才出了重大刑事案件,今天又看见这样的事故,追根溯源,却都是人心性情的驱使。这,是国朝条例无法过问的地方,此地叫做心。


如何诛心?从前我们讲道德,说仁义,尚且不能免除小人功利作为,如今捧的功利如此之高,举目之下,生人活人趋利如行尸走肉竟没有能挡他一挡的物什了。


我关着门大骂马基雅维利,此人祸世殃民。但是引诱夏娃偷食果实的蛇却是真实,没有一句谎言,而行为的选择还是在于自身。


弄世阴谋之学,是一条便宜的捷径,虽然有其危险,但是自我中心的念想给了人无限的自信,自古至今的种种典故灌输入脑,将自己代入成了主角。搏一搏,单车变摩托嘛。


就是那样的恰到好处,这便成功了。


好似疫病的源头入了井染了河,一而十,十而百的穿散开。


从征和元年的长安开始,一场惨剧的尸山中,人们好像挖掘出了什么宝藏,几千年来争相模仿。


在堵大的《一生》中,有一句话我印象很深,能杀而不嗜杀,即为君子。可是身怀利器的人如何能做到配而不用?并不是每个人磨练出了一颗坚韧顽强明辨是非的心。更有如项王者,断不会做锦衣夜行这样埋没自己才能的事情。


功利面前,吴起可以杀妻,炀帝可以弑父,弑君忤逆之多更是不尽其数。偶用阴谋而心正不易的人又在哪里?


巫蛊之祸是种到人性中的一粒籽,如今他被藏在墙内开花结果,繁华一片。大家摘取果实充饥,却又要深藏着这棵树。


相同的人一旦被发现了进食果实,马上大家就会找到自己埋核的地方再填几寸薄土,而后调头痛斥被发现的人,直至啖肉食骨。


隔壁的人未曾摘取果实不得饱腹,面黄肌瘦,却被嘲讽惺惺作态,若未曾摘取果实如何还没饿死,想必是夜中攀墙盗取的。


于是,她攀过栏杆,坠下燕子楼。




很喜欢您的画!

眠狼:

真正意义上的年终总结。
共10P,图大慎点。

2017年的我,再见啦!